ku娱乐官方网站-从负债2800万到资产2亿 辽宁獐岛村蹚出“逆袭”路

  从负债2800万到资产2亿,獐岛村蹚出“逆袭”路

  走向我们的小康生活

  晚上10点半,56岁的村民李金红,在炭火炉前娴熟地翻烤着牡蛎、羊肉串、海虾。儿子、儿媳端着菜盘、拎着啤酒,穿梭于餐桌之间。

  百余米外的海滩上,游客提着成桶的蛤蜊满载而归。不远处,百余艘渔船随波起伏。第二天若是晴天,它们会“万箭齐发”,向着浅海,去收获大自然的馈赠。

  这里是辽宁省东港市獐岛村,中国万里海疆东端起点第一岛。

  22年间,这座四面环海、陆域面积只有1.2平方公里的小岛,靠着旅游、捕捞与养殖,从负债2800万元、全村仅靠4口井吃水,“逆袭”为拥有108家渔家乐式旅店、村集体资产超过2亿元、村民人均年收入7万元的“中国最美渔村”。

  “我们想把獐岛变成花园式小岛,獐岛,就是要让别人来羡慕的。”獐岛村党支部书记张忠有说。

  20年前,500多吨杂色蛤一夜间全死在沙滩上

  每晚7点半,张忠有总会雷打不动地站在电视机前,紧盯着天气预报中的风雨提示。出海打鱼,曾占据张忠有6年的青年时光。

  那也是彼时大部分獐岛村村民的人生归宿。“上世纪80年代,岛上的姑娘到了结婚的年龄都会嫁出去,小伙子能出去的也都出去了,留在岛上的年轻人,看不到什么出路,一年收入几百元,仅仅维持温饱。”他说。

  1998年,张忠有成功竞选村委会主任,迎接他的,是2800万元的村集体债务和仅有的120元村集体现金。“村里一没有产业,二没有钱,就靠滩涂养殖、捕捞和星星点点的旅游有点收入。”

  当时,张忠有发现出口贝类的收入比较可观,便借钱投放了500多吨的杂色蛤苗种。一年后,杂色蛤长势良好。“当时我们成立了贝类养殖厂,有五六十个工人上班,一年的人均收入能有1万元,我们看到了希望。”

  但好景不长,2000年8月30日,一场大赤潮,让杂色蛤全部死在沙滩上,“场面惨不忍睹”,张忠有当场泪如雨下,遭遇当头棒喝的他急火攻心,眼睛几近失明,眼球打了7针才渐渐恢复视力。

  獐岛村何去何从,陷入一片迷茫。

  “非典”后商机浮现,升级基础设施为小岛“造血”

  “獐岛有海岛优势,能不能调整产业结构,把海岛旅游做起来?”因赤潮事件低迷了一个月的张忠有,与村委会成员商议后,决定试试看。

  他顾不上与家人商量,买好砖头直接拉到家里,辟出18个床位、盖起民宿。“当时,只有这华山一条路了,不带头干不起来。”此后,约10户村民改造老房经营民宿。

  但村民们真正相信旅游的前景,源于2003年。

  “非典”结束后游客激增,岛上一年来了2万人,旅店供不应求。关键时刻,张忠有用广播在村里喊话:“谁家有床位,就带着游客先回自己家过夜,不能让游客睡在马路上。”

  这之后,岛上的旅游业开始星火燎原。为了解决交通问题,张忠有向五六十户村民借了100多万元为村里造船。2005年5月,载客200人的“辽东客7号”建好,客运公司当年的收入从前一年的二三十万元增加到120万元,2006年达200多万元。

  游客纷至沓来,獐岛再度迎来转折。2009年的旅游旺季,村里没水了,游客开始用矿泉水洗脸。当年底,张忠有带着村民到獐岛村对面的北井子镇徐坨村打井,将陆地的水引到岛上。4个月后,全长18.5公里的饮水管道终于贯通,24小时出水量达480立方米,能满足旅游旺季村里每天约300立方米的用水量。

  为防宰客,村民相互投票监督

  如今,走在獐岛村的海滨栈道上,移步异景。渔船随波起伏,山林蓊蓊郁郁,民宿点缀其中,落日余晖下,海风吹拂,令人心旷神怡。

  这番风景源于2006年始的封山育林。多年来,张忠有带领村民每年植树,如今,鹅耳枥、红松、银杏、法桐等树种漫山遍野。

  游客们是否能乘兴而来、乘兴而归,考验着獐岛村的治理能力。张忠有介绍,獐岛村有每月一次的旅游工作会,让经营民宿、酒店的店主相互投票并公示,以监督是否有宰客行为,得票数达3票以上的店主,将被罚款,曾有店主获得14票被罚款1万多元。

  越来越多的游客用脚投票,也让獐岛村民的日子越过越红火。61岁的村民由桂琴,4年前将平房的民宿改造成600多平方米的楼房,一年收入可达四五十万元。村民李金红经营的望海楼,一年收入可达80多万元。

  两年前,妻子曾给张忠有发过一条微信:“你整天没命地干,到底图什么?”张忠有一字一句地写下:“为了22年前的誓言——改变獐岛。”

 

本报记者 金 凤 郝晓明 实习记者 代小佩

 

 

【编辑:苑菁菁】

Write a Comment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